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天津网,天津生活第一门户!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科技>正文

王自如的科技教主进化论

来源:天津网 发表时间:2018-01-29
天津网讯:

style=max-width:600px;

  “老罗发新产品对ZEALAR来说是正常产品更新,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心结。”王自如抽了口烟。

  2014年,做手机的老罗和测评手机的王自如“决战优酷之巅”,直播了关于锤子手机Smartisan T1的对辩。三年后,老罗带着坚果Pro在发布会几度哽咽,而王自如已经不只测评手机了。

  从懒人沙发上爬起来喝了口水,以比他平时视频上快两倍的语速,王自如开启了自动播放模式——ZEALAR的新战略他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。

  “我希望未来能做新一代科技教主,分享全球最优秀的泛科技视频内容。”

  跑马圈地,一统江湖

  王自如创立的ZEALAR刚做完改版,网站分两部分,ZEALAR出品和ZEALAR X 。

  X就是王自如所指的平台化聚合内容。“我们就是要垄断科技原创视频的制作分发。”他完全不掩饰自己的野心。

  2016年,以手机测评出名的网站ZEALAR,做了500条视频,累积播放量5亿。产品、流量、广告、广电总局视频备案号,王自如觉得自己手里拿着科技视频界的头部资源,不能再闷头做测评了。他相信规模效应,所以ZEALAR要向平台转型。

  “目前我们流量成本是0,不要钱。4月拿了600个视频网站推荐位。” 王自如的议价能力,源于各家视频平台对科技内容都有诉求。“美国是YouTube一家独大,中国是分散的。”

  做垂直科技视频的公司非常多,王自如计划向这些公司输出他手上现成的资源,来保证ZEALAR内容源源不断供给。MCN(multi-channel network)是他为这次跑马圈地设计的框架。所谓MCN,就是通过投资、签约、入驻三种方式跟小公司合作。

  “形式上可以互补,以及还在成长期的早期公司,我们直接投资孵化。比如它做汽车行业,我们做消费电子,它以汽车综艺为主导,我们做短视频的,这样就是互补的。

  如果它有一定的流量基础,也有一定的商务能力,我们跟它签约,做独家商务代理加全网分发。但是遇到了瓶颈,比如它做电脑设备、鼠标键盘、HiFi音响,市场规模很小,有了几十万粉丝就涨不上去了。这时候它想再让流量翻倍,我们帮它打天花板。

  第三种是内容还在打磨初期,但因为内部原因不能让我们做全网分发,那就让它入驻ZEALAR平台。”王自如解释说。

  对签约公司ZEALAR还进行一定程度的培训,提高整个平均质量。标题怎么起、画面怎么拍、怎么运营提高转化率,怎么充分利用流量。“我们今年打算做七八十家,投资培育10家左右,这是我们嫡系部队;签约大概30家,这是外援;底部入驻的有三、四十家。”

  过去四年,ZEALAR内部已经产生了一套内容生产的标准化流程。但即使继续稳定产出内容,王自如也觉得到了天花板。“严肃测评内容减少了,因为手机现在已经没有差异性了。”

  做平台的另一方面是做国外内容的独家代理,王自如称之为“农村包围城市”。

  “我们半个月之前签了一家美国的头部公司Unbox Therapy,800万粉丝。我们跟人人美剧合作帮它翻译字幕,然后做全网分发、中国商业化代理、社交网络运营。就是我用它的视频帮它在中国沉淀粉丝,这些粉丝也会成为我的营销矩阵,互相带量。”

style=max-width:600px;

  “带电的都跟我有关”

  纵向打通,横向也要铺开。

  “我们跨界,但是死守住科技和视频两大属性,” 对王自如来说,只要带电的产品,他都要涉及,大到汽车、HiFi音响、无人机,小到电脑外设、个人护理仪器;不带电的,那就跨界,科技+家居、科技+出行,反正总会有联系。

  “比如我们用科技的角度解读汽车,关注新能源、互联科技,不是车评。遇到传统汽车,我们就跨界联合制作,我说科技你说车。” 全品类覆盖、跨界,是王自如反复提到的关键词。

  ZEALAR一直以来以男性粉丝为主,占70%:18-35岁,主要分布在一线和省会城市,大学生、新晋白领和中产都有。

  这些粉丝对前沿产品更敏感,是亲戚朋友当中电子消费领域的小KOL。“这群人就是我们的核心用户。也是广告主最想接触的。” 王自如要在维持核心用户的同时,通过泛娱乐内容吸引普通用户。“之后会出网络综艺,已经在谈合作了,上线时间还不确定。”

  王自如最早用来突破测评的是脱口秀“科技相对论”,拓宽选题范围,把科学、商业、趣味话题都包进来。虽然他个人的节目已经下调到平台原创内容的三分之一,但他还需要维持个人品牌。

  “比如我们大型网综,可以以王自如买了个新家为专题,如何从一个毛坯房装修成一个具有科技感的现代化家庭。这一做可以做半年,而且品牌性非常强,可以做好几季。纯娱乐网综的梗如果编排缺乏聚焦点,效果就不好。我们围绕科技来做,主题非常多,产品很广泛。” 他特别强调引入泛娱乐元素,“请明星、科技圈大佬来家里做客,要有故事情节,消费场景。科技类型的网综现在是空白。”

  娱乐、搞笑、资讯,全类型内容,都在王自如的计划内。“过去我们做2分钟到20分钟的片子。中长期发展目标是我们自己做高端、深度大型内容。把5-8分钟的小视频全部下放分发给小公司去做。”

  从KOL向教主进发

  知识付费兴起之后,每个粉丝供奉知识教主就像给庙里捐香油钱一样,如此方能缓解大众对落后于时代的焦虑感。

  王自如看准的是另一条跑道,科技拜物教。这个领域的信众笃信的是教主对产品的专业,跟着教主他们得以共享人类最新发明,通过前沿技术提高生活质量。

  他也在培养更多信众,以及信众中的明日之星。“明年ZEALAR有一个百人计划,去大学选秀,在年轻群体里培养,把这个盘子逐渐做大。” 他经常提醒自己,一定要把自己培养成战斗值一千的赵本山,才能带小沈阳。

  教主和偶像不一样,立志当教主的首先要打磨出一套精神观念。王自如的愿景是五年以后,让ZEALAR成为科技文化公司,“我们的梦想是成为耐克那样有价值观的公司。我们也会提炼出自己的生活价值和方式,让大家看到标签感。比如前卫、睿智或者凌厉。”

  2017年是ZEALAR第二次转型。“第一次转型想让大家知道这不是一家测评公司,而是视频公司,这次想让大家知道ZEALAR不仅是一家视频公司,还是一家科技生活方式公司。”王自如说。

  教主还需要维持神秘感,信众只能心向往之,但是简单通过努力是不可达到的,更不可复制。比如维持测评的独立性。“我们的测评不变现不卖钱的,绝对独立、自由,广告不会影响到这一点。我们也是这样教育广告主的。”

  真能做到这一点的秘诀,大概属于天机不可泄露。

  

发现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

推荐图文